【神狛】Captivity(第八话脑洞)21

21

“还有,神座君,我从来没有恨过你。”

“只要和神座君在一起,我就觉得很幸福。”

微微地低下头,狛枝红着脸这样悄声说道。

 

神座出流没有再说什么,而是伸出右胳膊,轻轻搂住狛枝瘦弱的肩膀,让他的头倚靠在自己的胸膛上,同时握住狛枝有些冰冷的右手,随后紧紧地,十指交叉,两只手相互扣在一起。

 

“神座君…”

脸颊越发的滚烫起来,仿佛全身的血液都涌上了脸颊。狛枝有些不敢抬起头来看拥抱着自己的神座出流。

 

要知道,神座现在的内心并不平静。

一向拥有超高校级的冷静才能的他此时也异常地紧张。

我从来没有恨过你。

这句话仿佛让所有的枷锁都解开了一般,让沉重的内心变的无比的轻松起来。

自己那些无法宽恕的罪行,本以为永远也无法得到少年原谅,但是没想到少年却从未恨过这样的自己。

 

手臂愈加用力地收紧,将少年紧紧地抱在怀里。

 

“那个,神座君…如果有一天,我无法再给你提供乐趣,你还会…继续爱这样的我么…”

狛枝的话打断了神座的思绪。

 

你只不过是我的玩具罢了,请认清你的身份。

记住,请不要对我抱有任何希望。

 

惊讶于少年说出的这番话,回忆起以往对少年说过的残酷的话,心脏又不可抑制地疼了起来。

 

“那是当然的了,笨蛋!”

几乎是接近哽咽地说出这句话,神座出流握紧了狛枝凪斗颤抖的手。

 

爱上一个人究竟是什么感觉。

就算是神座出流也不能完美地形容出来。

 

每日陪在狛枝的身边,注视着他,听他说话,看着他一点点地康复,每天做出美味又易于消化吸收的料理,一勺一勺地喂给他吃,用手帕轻轻抹去他留在嘴角的食物残渣,在不碰疼他的前提下小心翼翼地更换绷带和用沾了温水从外面买来的毛巾擦拭他羸弱的身体。每天晚上躺在他身旁,牵着他的手静静地守候着他入睡。

 

这样的日子虽然平淡无奇但又说出不出的幸福。也许这就是爱所带来的改变吧。每天不再是是无聊透顶而是充满了不一样的乐趣。

 

就像现在,坐在少年的床边,小心地将手中端着的热粥用勺子舀起,放在嘴边吹一吹,再喂给依靠着枕头坐在床上的狛枝。

 

“呐,神座君,俗话说男人不是战场上的英雄,就是床上的舵手。但是神座君好像两样都占了呢。”

 

“哼,区区战场上的英雄和床上的舵手的才能我也是有的。”

 

“哈哈哈…真是有神座君风格的回答呢。”

张开嘴将神座送到嘴边的粥含入嘴中,少年温柔地笑着。那分笑容,是神座出流想要永远守护的。

 

自从手术结束后已经过去了两个星期。

这期间,神座君一直寸步不离自己。

给自己做好吃可口的料理,帮助自己更换绷带和擦拭身体。要上厕所的时候,他甚至直接将自己公主抱起来送到卫生间。

 

现在的自己真的是幸福地有如在天国般。

真的想快点康复,然后换我来照顾神座君呢。

 

两个星期转眼过去,距离自己受伤已经过去了将近一个月。自己基本上已经可以下床走路了,可是神座君一直以伤口还没有完全愈合的理由不让自己下床。

 

厨房里剩余的食材不多了,这一天神座君不得不出去采购必备的生活用品。

出去前再三叮嘱狛枝不要自己随便乱动,神座出流不太放心地出了门。

 

等待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狛枝飞快地从床上爬起来,穿上拖鞋,偷偷摸摸地走进厨房。

厨房剩余的材料果然不多了,不过做个点心的材料还是有的。毕竟这段时间神座一直都不让自己吃油腻的不易消化的东西,所以很少给自己做点心之类的食物。

 

要回报神座君这一个月来的照顾,自己这次要亲手做点心给神座君吃。

因为从小到大几乎是一个人长大的,所以对料理这方面狛枝还是颇有自信的。

 

就算是我这种人,应该也能做出令神座君满意的点心来。

 

当神座出流拎着大袋子小袋子进了屋门时。

床上空无一人,从厨房里飘出了一股浓郁的黄油香味。

呀嘞呀嘞,真是的,都说了不让他下床乱动,真拿这个不听话的小东西没办法。

把东西放在地上,神座出流叹了口气,随后一屁股坐在了床上。

 

“欢迎回来!神座君!”

 

狛枝开心地端着刚出炉的点心从厨房走了出来,愉快地坐在了神座边上。

“那个,神座君,这是我刚刚做的哟,不介意的话尝尝如何?”

知道神座此时因为自己没听他的话而在生气的狛枝踌躇了一会儿,还是把烤好的点心举到了神座的面前。

 

“呜啊!”

出人意料的是,神座出流并没有责备他或者伸出手拿走一块点心而是直接往侧面一倒,枕在了狛枝的腿上。

“神神…神座君!”

显然是被男人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了的狛枝一时不知所措地看着躺在自己腿上的男人张开了嘴。

 

“喂我。”

神座出流面无表情地说道。

 

“那个…味道…怎么样?”

“嗯…”

神座微微皱了皱眉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糖放多了一克,揉面多用了三牛的力,最后烘烤的时候少了两秒钟。”

面对满心期待又小心翼翼地询问自己的狛枝,神座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果然,我这种人做出来的点心肯定不合神座君的胃口…唔!”

 

就在狛枝失望地垂下眼帘又在自暴自弃的时候,一只温暖的手抚上了自己的脸庞,唇上传来了不属于自己的柔软触感。

 

“正因为是你做的,所以很好吃哟。”

神座离开了狛枝的唇,注视着身前先是仿佛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愣在那里,随后脸迅速变红的少年,舔舔嘴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