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狛】如果能够一起活下去/上

七海的AI死了,欺诈师死了,御手洗死了,小泉死了,西园寺死了,二大死了,终里死了,九头龙死了,边谷山死了,田中死了,左右田死了,索尼娅死了,罪木死了,澪田死了,花村死了。

 

大家都死了。

 

令人讽刺的是,凶手就是自己最爱的人,狛枝凪斗。

 

他残忍地杀害了大家,当然,他自己也受了伤。

 

将他关进船舱的最底层,用冰冷的链铐禁锢住他的四肢。

无论用怎样的酷刑对待他,他都不肯说出杀害大家的原因。

 

“日向君,我不想说。”

每一次得到的回答就是这句话。

 

用烙铁烫,用鞭子抽,用铁针扎,拳打脚踢,他的答案都只是这句话。

今天也是如此,用拳头将他打翻在地,随后用脚猛踢他的腹部。

“真是个下贱的Omega呢。”

 

呕出的血沾染了自己的白色球鞋,啊啊,真是肮脏啊。

不知为何,每次在踢打他的腹部时,他都会慌张地捂住腹部,然后低声恳求自己不要再打了。

这是狛枝凪斗唯一恳求自己的时候。

 

“呐,为什么要杀了大家。”

 

揪住他的头发,硬是让他抬起头来,我耐下心这样问道。

 

“我不想说呢,日向君。”

 

 又是这句话。无论问他多少遍,得到的都这样的回答。

 

松开手,看着他像一块破布般摔倒在地上。可能是因为碰到了伤口的原因,他发出一声赤痛的呜咽像一只丧家犬般趴在地上。

 

“切。”我不悦地眯起双眸。

 

在知道他身上带着很重的伤的情况下,我强行地侵犯了他。

拽下他的裤子,扒去他已经破烂不堪的衣服,我进入了他的身体。

 

“啊!”

他悦耳的悲鸣,失声的尖叫,因为疼痛而睁大的双眸,因为疼痛而不断战栗的四肢。眼泪顺着他的脸颊滑落让我有些心疼,不过这种感觉在一瞬间就被复仇的怒焰所吞没。

 

这并不是第一次进入他的身体。作为自己的专属Omega,自己曾经占有过他很多次。但没有一次是像如今这样凄惨。

 

“有什么可哭的。”

 

冷眼看着血和大股的欲液从他后面渗出,沿着大腿滴落在地上。

 

“明明就是一个杀人凶手。”

就在这时,有什么东西从他的兜里掉了出来摔在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放眼望去,那是一枚戒指。

 

啊,那是自己曾经送给狛枝的希望之峰学园的戒指,他一直像宝贝一样珍藏着的东西。

 

无聊。看着狛枝一点点挪动着颤抖不已的四肢,伸出手想要去够那枚戒指。自己一脚踩住了他的手,然后碾压。

 

“像你这种人,去死好了。”

 

突然,一个好的想法闪现在脑中。

我将狛枝拽了起来,将他摁在墙上,调整铁链的长度,使他呈大字被栓在墙上。

然后我攥紧拳头,使劲地击向他的腹部。

 

“哈!”那一瞬间,狛枝睁大了双眼不可思议地望着我。

“日向君,求求你,只有那里…不…哈啊!”

没等他说完,我就迫不及待地给予了他第二拳。大量的血从他嘴里呕出。双腿仿佛再也支撑不住身体般痉挛着,但是却因为锁链的关系,他不得不站着。

 

随后,第三拳,第四拳,第五拳…在数不清自己殴打了他多少拳的时候,刚才一直哩哩啦啦往下滴精液的下体开始涌出一股股的鲜血和不知道是什么的类似血块的东西。

意识已经快要丧失的狛枝突然露出了惊恐的神色。

 

“不要…不要…”

他扭动着身体,眼泪夺眶而出。

然而这并不能引起我丝毫的同情。丢下看起来十分绝望的狛枝,自己离开了这散发着血腥味的地方。

 

除了逼问狛枝的时间里,我都在修理着电脑里的程序。

 

人死是不能复活的,但是身为AI的七海却不一样,只要把程序修复好,她就能再一次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这是一项复杂而浩大的工程,就算是拥有超高校级的才能的我至今为止都没有完成。但是无论如何,我都要将它修复好,这是我唯一能够挽回的存在。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我的耐心也即将接近极限。

 

感觉是时候彻底斩断我和狛枝之间孽缘了。

 

那一天,我带着一把匕首,走进了军舰的底层。

 

狛枝已经被折磨的不成样子了,但是他依旧吃力地抬起头对我露出了微笑。

“日向君…”

他费力地念出了这三个字。

“闭嘴,你没有资格叫我的名字。”

 

就这样结束他的生命吧。这样一来也能够减少他的一些痛苦。

 

抱着对狛枝的最后一丝爱意,我将匕首扎进了他的腹部。

 

而狛枝仿佛在我进来的那一刻就已经猜到了结局,他没有挣扎,而是静默地看着我将匕首一寸寸地推进他的腹部。

 

“永别了,狛枝凪斗。”

 

抛下这样的话,我再度离开了船舱,只是这一次,我永远也不会再回来来。

 

然而就在那一天,程序奇迹般地有了反应。当七海的身姿出现在屏幕上时,我几乎差点哭了出来。

 

本以为七海也会很高兴,但她却皱着眉头一脸担忧地这样问道。

 

“狛枝君怎么样了。”

 

不知道她是出于什么目的问的,我并没有实话实话,而是欺骗她说狛枝现在很好。

 

“那就好。”

 

七海仿佛心中的一块磐石落地般,放松地舒了口气。

“之前狛枝还跟我说他怀了小宝宝的事情呢。”

“他说害怕日向君会讨厌小孩所以一直都不敢告诉你。”

 

“还有狛枝君提出那种计划真是吓死我了。”

 

“这样看来,狛枝君已经对日向君坦白了呢。”

 

“七海,你在说什么?”

 

有些搞不懂七海在说什么的我隐隐约约感到了一丝不安。

 

 “诶,日向君不知道么?”

 

七海顿时慌了神。

 

不安感越来越浓重。在我的逼问下,七海说出了一切事实。

 

大家并不是狛枝凪斗杀的,而是身为超高校级的希望,也就是日向创所杀的。

 

人格融合后的日向创情绪并不稳定。在一次人格最为严重的混乱中,大家都被发疯发狂的日向创所杀害。清醒过来后的日向创因为接受不了事实而几乎处于精神崩溃当中。勉强活下来却受了重伤的狛枝凪斗在这时提出了一个计划。那就是通过装置,让日向创忘记这段回忆,同时将一切罪行都加之于狛枝凪斗的身上。在日向创的头脑里形成“杀了大家的凶手就是狛枝凪斗”的符合逻辑的记忆,而忘却自己其实才是凶手的现实。为了让这个计划不出现漏洞,狛枝凪斗特意拜托七海千秋将她的AI系统关闭掉一段时间。这就是为什么日向创花了那么多天都没有修好系统的原因。

 

听着七海的讲述,我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开始变冷。

 

丢下七海,我冲回了那个发誓再也不去的船舱。

 

打开舱门,狛枝就蜷缩在血泊中,他的手中紧紧地握着什么,脸上带着一丝幸福的微笑。我没了命地冲了过去,用钥匙将链铐打开,随后迅速将他几乎浸满血的清瘦身体横抱起来,奔进了军舰的手术室。

 

脉搏微弱,几乎感觉不到他的呼吸。我匆忙慌张地进行了手术。

 

几个小时过去了,手术并不是很成功,几日没有进食加上非人的虐待以及流产带来的伤害已经将他的身体彻底搞垮。心脏仿佛一点点地被撕碎,胸口疼的快要炸裂。

 

戴着呼吸面罩的狛枝仿佛永远不会再醒来般安静地躺在床上,憔悴不堪。轻轻掰开他紧握的手,在掌心里躺着的,是一枚戒指。那是自己曾经送给他的那枚希望之峰学园的戒指。

 

最后的一根稻草落了下来,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失声痛哭了起来。

狛枝的另一只手搭在他的腹部上。那里曾经有过我和他的孩子,但是这条生命被自己亲手杀害了。明明他当时是那样恳求自己,为什么我却…

 

“日向君…你在哭么…”

突然,熟悉的声音传进了鼓膜。

病床上,狛枝睁开了双目,虚弱地抬起手,伸向我这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