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狛/日狛】Becoming A Legend/后篇

日向创喜欢狛枝凪斗。

最初看到狛枝凪斗的信息是在狛枝刚入学不久作为副会长的日向整理学生会申请资料的时候看见的。

入会申请上赫然清晰地印着狛枝的照片和各种私人信息。起初只是觉得这名少年长得十分得漂亮,但是没过几日,通过对狛枝凪斗的观察和接触,以及每一次见面时心跳不自主地加快跳动频率的事实,日向创清楚地知道了自己喜欢上了狛枝,也清楚地了解了狛枝对于身为希望的学生会长神座出流的热爱之情。

 

狛枝对于神座的崇敬已经超越了常识的范畴,看他的架势,甚至为神座赴死他都做得到,

日向不止一次希望自己也能拥有神座出流的才能,成为狛枝热爱崇拜的人,但是现实是残酷的。自己是永远不可能成为神座出流的,就像狛枝永远不可能爱上自己一样。

 

至于神座出流对于狛枝凪斗抱有什么样的感情,日向创是无从知晓的。神座出流是个难以猜透琢磨的男人,就算两人从小一起长大,日向创还是经常无法猜透神座出流这个人的想法。

 

只希望神座能够对待狛枝好一点。自己只要在旁边默默地守护着狛枝就可以了。

 

抱着资料。日向创推开了学生会的大门。

然而,眼前的场景一时令他难以置信。

空气中充满了雄性特有的麝香气味。在屋室的一角,神座出流就站在那里,他的身前,是身上只披褂着一件衬衣下半身赤裸着的狛枝凪斗。

 

少年看起来神情恍惚,似乎已经失去了意识。

大张的双腿之间哩哩啦啦地流下了乳白色的液体。这副样子,这个场面,不用说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神座出流!”从心底爆发出一声怒吼,日向创扔下了手中的东西,握紧拳头冲了过去。

神座出流背对着门口,就在日向的拳头即将到达他的后背的同时,神座一瞬间转过身来,在单手抱着狛枝的情况下,举起另一只手握住了日向的拳头。随后,将日向的手向上拎起,在日向猝不及防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的时候,猛的用膝盖撞向日向的腹部。

 

松开手,双眼冷漠地看着日向因为腹部受到的猛击而蹲下身来。

 

“放弃吧,创。你是打不过我的。”

抱着瑟瑟发抖的狛枝,神座走近了沙发。坐下后,神座摆弄着狛枝的双腿,让少年双膝分开跪在自己大腿的上方。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做这种事情!”

深知自己敌不过神座的日向扶着墙勉强地站起身来,然后一步步地朝神座那边走去。

 

“我只是做了我想做的事情而已。再说,创,你不也想跟他做么。”

手毫不留情地钳住狛枝的下颌,将狛枝的头朝日向的方向扭去。灰绿色的双眸失神地望着日向,依旧无法好好地对焦。

 

“日…向君?”

沾有白色液体的嘴嚅动着,狛枝艰难地吐出了日向的名字。狛枝此时前襟大敞着,白皙的胸脯裸露在外,上面还有神座粗暴地留下的吻痕,两颗娇嫩欲滴的果实泛着诱人的水光。再往下看,就是淫靡不堪被神座弄的一团糟的下体。

 

喉头滚动,日向创不禁咽了口唾沫。

自己喜欢的人如今就以这样诱人的姿态展现在自己的眼前,用那样酥软的声音呼唤着自己。

是个男人都不会不起反应。

 

“创,你也想强暴他吧,”

玩弄着狛枝瘫软的身体,手指恶意地揉搓着狛枝小巧的乳头,神座不带一丝感情的双眸这样咄咄逼人地凝视着日向的眼眸。

 

被人看穿内心的日向有些羞愧地低下头,不敢与神座对视。紧握着拳头,手心里泌出了细密的汗珠。

 

“你还在犹豫什么。”神座的声音犹如恶魔般蛊惑人心。日向创心里最后一点底线被触碰了。越界了,突破了。已经无法回头了。对不起。

再度吞了口口水。身体不自主地向前移动着。

然后在狛枝的面前停下。

 

“日向君?唔!”

墨绿色的眼眸一瞬间睁大。狛枝凪斗被日向创强有力地搂在怀里,嘴唇被粗暴地吻了上去。

“唔!”

狛枝扭动着身体,想要拒绝这个突如其来的吻。但是腰肢被神座禁锢着,肩膀被日向揽着,完全没有可以逃跑的余地。神座玩弄狛枝乳首的手停下了动作,一路向下滑去一把攫住了狛枝刚刚疲软下来的性器,熟练地上下套弄起来。

 

方才紧闭的唇因为神座的举动而瞬间张开,日向瞄准这个时机,趁虚而入,舌头滑进了狛枝的口腔。对方的舌不断向后退去想要躲避自己的攻击,自己则是步步逼近,将狛枝逼得走投无路时,温柔小心地舔弄着对方的小舌,仿佛想要安抚对方般轻轻勾起对方,与之共舞起来。

 

“不要…日向君!”使出全身的力气,狛枝用被皮带禁锢着的双臂推开了日向创。眼睛里泛着着非本人意愿流下的泪水,狛枝大口地喘息着,直视着身前的日向。

 

“为什么要如此拒绝我…”

明明都已经跟神座做了。

日向创的眼睛里掠过一丝失望,心中泛起的苦涩似乎都要涌上喉咙。明明都已经对那个男人敞开了身体,为什么就不愿意接受我!

 

“不是的…那个…日向君…我…哈啊!”

话说到一半就被一声惊呼所打断。神座摁住狛枝的腰,下体对准已经被百般蹂躏的小穴,硬生生地让狛枝坐在了他的男根上。

 

后面再一次地被侵犯让狛枝不由自主地贴近了神座的胸膛,这般亲昵的举动在日向创眼中看来无疑是火上浇油。在神座出流冷漠地注视下,日向默不作声地走进他们,然后下一刻强硬地用拇指和食指扳住狛枝的下颌,粗暴地啃咬着对方的唇,舌头伸入对方的口中,仿佛想要宣扬自己的所有权般舔过狛枝口腔的每一个角落。直到吻到对方喘不过气来,日向才离开了狛枝红肿的唇。来不及咽下的涎水沿着嘴角流下,为少年本人又增添了一番色气。

 

“求求你…停下来,日向君!”

前后都被玩弄着的狛枝无意识地呢喃出懦弱的祈求。可这丝毫起不到什么作用反而更加激起面前男子的兽欲。

 

神座的另一只手松开狛枝的腰肢,转而向下移动,在两人交合的地方打着转,随后,轻触后穴被撑开的褶皱,在性器已经进入的情况下又插进了一根手指。

 

“创,这里还有位置。”

手指硬是将后穴扩张撑大,留出一个可以让日向进入的缝隙。

 

“不…不…要…住手!”

意识到神座想要做什么的狛枝惊恐地睁大双眼。不要…好可怕…心中的恐惧被无限制地放大。想要逃走,想要远离跟前的两个男人。双膝本能地撑起已经快要不听使唤的身体,吃力地想沙发的另一侧移动。但是,神座有力的手握住自己的大腿,愣是将自己拽了回来。

 

一旁的日向已经开始解着自己的外裤。皮带扣相互碰撞的清脆金属音色在狛枝听来就如宣判死刑的锤声般令人不寒而栗。

 

“呐,日向君,求求你,放过我吧。一起进入什么的…真的不…”狛枝扭过头,看向日向创,却被对方冷若冰霜的不耐烦的眼神吓得说不出话来。自己有做什么让日向君讨厌的事情吗?明明日向君之前是那样的温柔。

 

缄默不语地解开自己的裤子拉链,炙热的性器从内裤中弹了出来,散发着咄咄逼人的气息。在少年颤抖地注视下,日向走近狛枝,手不安分地撩起那件薄薄的衣物,抚摸着那之下柔软细腻的皮肤。

 

自己真的可以侵入这具肉身当中么。当看到狛枝如此狼狈地被神座摁在墙上操的时候,自己的心真的有如滴血般痛了起来。想要救他却无能为力。况且,神座的话如同恶魔般蛊惑人心。看到被干成那样的狛枝,淫靡却又有说不出的美感,自己也不是没有心生歹意。平时压抑着的对狛枝的感情顷刻间全部爆发了出来。

控制不住自己上前吻上了狛枝的唇,然而,这个举动却遭到了狛枝极力地抗衡。

 

“不要…日向君…”这句话不断在脑中重复着。心脏好像裂开般陡然痛了起来。就算知道少年和神座做也并非出自少年的本意,但是他毕竟已经和神座做过了,而且他也没有像拒绝自己那样去反抗钳着他腰肢的神座出流。

 

既然你如此地拒绝我,那我也就不客气了。干脆就这样堕落下去,什么都不要考虑,放纵身体,凭借着人与生俱来的色欲来行事吧。

 

不考虑一切后果,日向创握住自己已经赫然挺立,胀得有些发痛的性器。神座知趣地稍稍将他的那里从狛枝的身体里抽出一点,然后食指和中指插入狛枝的后穴,将入口处撑大到可以让日向方便进入的程度。

 

“不要,日向君…”感受到日向的性器在臀瓣上来回摩挲着的狛枝惊慌失措地胡乱乞求着日向。然而他得到的回应却是日向创毫不留情地突然侵入。

 

灰绿色的眸子因为突如其来的入侵而猛然睁大,瞳孔收缩,狛枝的悲鸣声回荡在学生会的办公室里。

 

好痛…快要坏掉了…不行…拿出去!

用力过度而泛白指甲在神座的后背上留下一道道抓痕,泪水无声地沿着脸颊滑落却丝毫引不起面前两位施暴者的同情,相反,却轻易地激起了二人对于凌虐他人侵占对方一切的那种高高在上的愉悦感。

被欲望冲昏头脑的日向完全忘记了自己当初承诺过什么,想要守护什么,这至高无上的人类最原始的快感彻底让日向忘却了身为人类应有的文明与理智,彻底蜕变成一只发情的禽兽,只知道如何撕咬,操弄身前这位美人。

 

被百般凌虐的小穴紧紧地禁锢着两人的性器,狛枝脱力地靠在神座的身上,大口地喘息着。

“求求你…饶了我吧…”

狛枝努力撑起自己的身体,目光与神座相对着。对方的绯色双眸仿佛不带一丝感情地注视着自己,里面写满了不屑一顾与冷漠。

下体传来撕裂般的痛楚,两人的分身就像一把被烧的滚烫的铁锯般,硬生生地想要将自己从下面切开。再这样下去,自己会死掉的。

 

“嘛啊,别这么说。你看,要是忍耐的话还是可以的。”

“啊!”

神座钳住狛枝的腰肢,随后用力往里面一顶,刚才只是进入一个头的性器一下子插进去一大半。

 

“而且你不是说为了我什么都愿意做么。”

“那现在就先姑且忍耐一下?”

后穴被撑开至极限,冷汗混杂着泪水在脸颊上留下一道道痕迹。后面紧紧地夹着两人的性器,内壁仿佛能够感觉到性器上勃起的血管中血液的脉动。

 

“不行…求求你,会长…拔出来…”

声音已经染上了一种懦弱的哭腔,狛枝乞求着身前的神座。

 

“你说呢,创,是接着做还是拔出来?”

不负责任地将选择权扔给了日向创,神座微微斜过头,望着狛枝身后的日向。

 

这就是狛枝的体内么。既温暖又舒适,性器仿佛快要融化般舒爽。狛枝富有弹性的内壁紧紧地包裹着自己的分身,除了和神座的那里贴在一起感觉有点恶心以外,一切都是那样完美。好想马上动起腰来,将整根都送入狛枝的体内。

 

“呐…日向君…拔出来好么……我真的已经…哈啊!”随着日向创的突然侵入,狛枝迸发出一声惊呼。不理会狛枝求饶的话语,日向猛地插了进去。

 

撕裂般的痛楚再度席卷全身,狛枝瞪大了双眼,更多的泪水溢出眼角。为什么,明明自己如此憧憬的希望会对自己做这种过分的事情。还有日向君也是,明明是那样温柔的一个人,现在却变得像不认识自己般陌生。

 

身前身后两个人都在疯狂地侵犯着自己,那两根坚硬的东西不停地出入自己的体内。无论自己怎么哭怎么乞求,他们都不会停下。跪在沙发上的双腿已经开始发僵,绑在胸前的双手无法动弹。后穴机械地吞吐着两人的性器,内壁翻出来露出内里的嫩肉,再随着男人的硕大的侵入卷进去。头脑被干的发硬发僵,后穴接近麻木。

 

做梦也没想过自己会被男人侵犯,而且还是同时被两个人侵犯。真的好可怕…不知为何,此时此刻头脑里浮现出已故双亲的音容相貌。这就是所谓的在最危难的时候才会想起家人的温暖么…可是,这个家已经永远失去了。

 

“哈啊…啊…”

不知道是谁突然顶到了某个部位,狛枝昂起头颅,内里猛然收缩,绞紧了二人的肉棒。狛枝这突如其来的反应让两个人不禁发出一声闷哼,随后二人像是明白了什么,在沉默中达成了默契,日向和神座不约而同地朝那个能让狛枝尖叫出来的地方。

 

“哈…不要…停…停下…”

脸上已然是被情欲弄的错乱不堪的表情,狛枝痛苦地挣扎着可惜仍旧无法阻挡一波波快感的侵袭。身体像是融化了一般瘫软在神座怀里,腰肢上下颠簸,后穴好像仿佛在邀请他们更加用力般不断吮吸着两根肉棒。身体正在被他们打开,向他们开放自己的全部。

 

“啊…嗯啊…”就在这关键的时刻,神座握住了狛枝已经挺立的稚嫩,上下地套弄起来,同时吻上了狛枝早已被蹂躏地红肿的唇。日向则是伸出手捏住狛枝的乳尖,拇指和食指用力揉捏着红的仿佛快要滴出血的乳头。

 

“唔…唔!”全身上下的敏感点都被两人掌控玩弄着,青涩的躯体根本无法抵御这过于强烈的快感,全身心都陷入情欲的漩涡无法自拔。

 

突然,狛枝猛地弓起身子,后穴一阵紧缩,前端再度射出了乳白色的液体。随后,神座和日向也先后到达了高潮,浓稠的精液涌进了狛枝的后穴,像是要在狛枝体内留下永不磨灭的烙印般滚烫。腥臭的汁液从后穴交合地方的缝隙流出,滴落在沙发上。狛枝像断了线的人偶一样向后仰去,昏倒在了日向的怀中。

 

欲火一旦消退,理智逐渐回归取代了之前的疯狂。日向创搂着怀里的狛枝一时不知所措起来。怀中少年清秀的眉微微皱起,仿佛一个正在经历噩梦的孩子般无助,日向创突然心疼了起来。明明曾经在心底发誓要守护他的,不让他受到任何人的伤害。但是自己非但没能做到从神座手中保护他,自己反而也加入了伤害他的行列。

 

在施暴的过程中,明明他那样乞求自己停下手来,自己却因为赌气而置之不理。现在回想起来自己真的是个十恶不赦的人渣。

 

小心翼翼地从狛枝的体内退出,连带出的精液刺痛了日向创的双眼。轻轻把狛枝横抱起来小心地放在沙发上,日向走到前方不远处,把狛枝的衣服捡起来,然后再回到狛枝的身旁。

像对待一件易碎的瓷器般,日向仔细地将衣服裤子给狛枝套上,勉强遮盖住他伤痕累累的身体。

 

“创,你要做什么。”从做完后就一直被无视的神座在看到日向创再度将狛枝横抱起来一副准备离开这里的样子时,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带他回家,好好照顾他。”

日向十分冷淡地回答了神座。

“等等,为什么是由你带回去?”

“难道要让你这个罪魁祸首带回去?”

 

“创,我们两个都是施暴者,请不要忘记这一点。”

神座依旧用毫无波澜的语气叙述着事实。

“切…”是啊…自己和神座一样,都是侵犯了他的施暴者,但是,但是有一点不一样。自己是真心喜欢着狛枝的。如果让神座把狛枝带回去的话,保不齐狛枝醒了以后那家伙还会对他做什么。绝对不能让神座再得手了。

 

“我能够更好地照顾他,毕竟我跟他的关系比你和他的要亲近。”

 

“创,越是亲近的人,做出这种事给予他人的伤害就越大。这么浅显易懂的道理你还不明白吗?再说,我不相信就凭你,就可以照顾好他。”语气中洋溢着对日向能力的怀疑以及轻蔑,神座面不改色地说道。

 

“少废话,我能照顾好他我保证。我才不会把狛枝交给你这种人呢!”

 

“创,你说的太过分了吧,就算是我这种人,也是会伤心的…”

然而话还没说完,日向便背着狛枝离开了学生会的办公室。

 

刚才的话说的确实过分了。明明和出流一样,自己也对狛枝做了不可原谅的事情。一旦想到刚刚发生的暴行,自己就憎恨出流,憎恶自己憎恶得不得了。绝对不能再做伤害他的事情了。

 

将狛枝背回自己的单人宿舍,日向轻轻将昏迷中的他平放在床上。随后一粒粒地解着他衬衫的扣子。衣襟滑落,白皙的肌肤暴露在眼前,上面遍布着神座和自己留下的吻痕。日向咽了口口水,继续脱去狛枝下半身的衣物。

 

精液哩哩啦啦地流了一路,狛枝的内裤上沾满了从后穴里淌出的精液。褪去狛枝的最后一件衣物,日向抱紧狛枝将他带到了浴室。打开开关,温热的水流了出来洒在两人身上,日向把少年放入浴缸当中,开始拿着花洒对着狛枝瘦弱的身体轻轻冲洗。

 

脖颈,胸脯,腰肢,再往下是…

日向不禁感到脸颊有些发烫。但是不清理那里是不行的。轻柔地分开少年的双腿,日向的手指小心地滑入他的两股之间。臀瓣被分开,手轻触着那个曾经容纳过两个人的小穴,随后,像是下定决心般插了进去。

 

狛枝的体内非常温暖,滑腻,让日向有一种现在就想把裤子脱了再跟他来一发的冲动。强忍住这种冲动的欲望,日向的手指继续深入下去。

 

“嗯…哈…”

就在这时,方才昏迷的少年突然发出一声轻微的呻吟,随后,对上日向创的视线的是狛枝那双漂亮的烟灰色眼睛。

 

“啊!!!”

等狛枝意识到现在是怎样一种情况后,他迅速地缩紧身子,用手捂住自己的私处,仿佛一个被人看光的少女一样脸色变得绯红起来。

 

“日向君…为什么…”

狛枝直勾勾地瞪视着日向创,此时此刻,日向也赶忙抽回还停留在狛枝股间的手。

 

“我…我就是想帮你清理一下而已,并没有其他意思…唔!”

“我会自己清理的,麻烦日向君能够先出去吗!”话还没说完,日向就被狛枝朝门外推搡着。

 

“狛枝!你听我说,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啊!再说你一个人可以么!?”

“不用日向君管!日向君快出去啦!”

狛枝仍旧不依不饶不由分说地推着日向。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声音让整个浴室肃静了下来。

“真是难看呢,创。”

浴室门口,神座出流靠着门框侧身站在那里。红色的眸子冷冷地斜视着浴室中肃然安静的两人。随后,神座一步步地靠近浴缸,推开挡在那里碍事儿的日向,径直走向站在浴缸里被震得一动不敢动的狛枝。

 

“看好了,对待不听话的孩子时就要这么做。”

神座伸出右手一把抓住狛枝的左手然后拽向自己这边。狛枝猝不及防地向前倾倒,靠在了神座的怀里,下一刻,唇上传来了柔软的触感,神座吻了上去。与此同时,左手握住他的腰一路下滑,最终停在了臀缝间那块最柔软的地方,随后便毫不留情地戳了进去。

 

后面突然进入异物的感觉让狛枝浑身一震,随后他奋力地摆动身体想要阻塞异物的深入,但是神座的手指依旧在往里面一寸寸地进入。

 

“请停下会长!唔啊…”

别过头离开神座的唇,狛枝略带哭腔地乞求着神座。而神座似乎对狛枝的躲闪略感到不爽,于是又塞了一根手指进去。

感觉到异物又多了一根的狛枝感到双腿发软,就在膝盖要支撑不住身体的那一刻,狛枝出乎意料地并没有摔倒,一只手搂住了狛枝的腰肢,将他扶稳,让他靠在坚实的怀中。

 

“会长…”

被神座搂在怀中的狛枝感受着身前男人身上的温度,紧贴在一起的胸膛似乎能够感受到对方的心跳声。

“别乱动。”

两根指头呈剪刀状张开,扩张着狭窄的穴口,留在后穴中的两人份精液沿着手指慢慢地往外流着。狛枝害羞地将脸埋在神座的胸口前,闭上了眼睛。

 

等清理的差不多后,神座松开狛枝,抽出手指,拿起放在一旁架子上的浴巾,将狛枝包裹起来,仔细擦干。

“看到了么,创,这才是正确的清理方式。果然创你干什么都不行呢。”

将狛枝一把横抱在怀中,神座走到浴室门口,面无表情地讽刺着日向。

 

“你这也不正确吧!喂!不要无视我啊!”

神座仿佛没看见日向般从他面前走过,径直走到日向的床边,小心翼翼地将狛枝放到床上。

裹紧浴巾,狛枝将自己的身体更多地藏掖在布料之下,随后便像一只受惊的小动物般一言不发地警惕地盯着神座和跟着走过来的日向。

 

就这样气氛僵持着,就在日向考虑是否说点什么来缓解这尴尬地气氛时,神座突然在床边坐下,然后用双手捧起狛枝的右手。

“?!”狛枝害怕地本能地想要抽回那只手,却被神座死死地握住,动弹不得。

 

“喂!出流,你还想做什么!”

“会长,你要做什么…”

一度被神座和日向强奸的恐惧攀上心头,狛枝实在是摸不清楚想不明白面前这个男人又想对自己做什么。全身的神经都处于极度紧绷的状态,心脏不受控制地加快了跳动的速度,空出的左手抓紧了身下的床单。

 

“创,你闭嘴。”

神座低头吻了一下狛枝的右手,斜过眼瞥了日向一眼。

“哈?为什么,还有你凭什么乱抓人家的手!”

日向像赌气般绕到床的另一端,不甘示弱地握住狛枝的左手。

 

“狛枝,和我交往吧。”

“凪斗,和我交往吧。”

几乎是异口同声,日向创和神座出流同时说出了这句告白。

 

“!?”

“!?”

四目相对,碰撞出激烈的火花。

“喂喂,首先看上狛枝的是我才对吧,总得有个先来后到的顺序吧。狛枝,我喜欢你,请和我…”

“请和我交往。”

无视日向,神座加重了说话的语气。

 

“日向创,就凭你是无法带给凪斗幸福的。各种意义上的'幸福'。”

“神座出流,那你这个第一次见面就强奸了人家的人还好意思谈什么给狛枝幸福?”

“生米已经煮成了熟饭,凪斗是我的。”

“你在说什么蠢话,狛枝是我的。”

 

“那个…”

“啊?”

“啊?”

眼看就要打起来的两人被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十分不爽地同时扭过头来转向声音传出的地方。

然而映入二位视野的是狛枝红到快要滴出血的面庞。灰绿色的眼睛闪烁着动人的水光,狛枝略微低着头,一副欲言又止地害羞模样。

“会长,日向君,和我这样的垃圾虫交往真的没问题吗?我…”

狛枝抬起头,虎牙咬住嘴唇,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令人怦然心动。

 

好…好可爱!

 

三个人一起交往吧。

嗯,就这样办吧。

不知道为什么,两人在沉默中达成了一致,一瞬间从情敌关系莫名其妙地变成了战友关系。

 

从此,日向创和狛枝凪斗搬到了神座出流的家里,三个人每天都过的都十分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