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神黑狛】放开我你这个混蛋下三滥/前篇

“放开我!你这个混蛋下三滥!”

希望之峰学园本部的地下室中,一名黑发青年在低声咆哮着。他的双手被铁链拴着固定在墙面上,失去自由的他不安分地扭动着身体,企图挣脱双手上的桎梏。铁链被弄的吱嘎作响,青年白皙的双腕上被勒出了一道道红痕,可是他却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依旧一刻不停地挣扎着。

 

“嘛啊,不要再挣扎了嘛,让我们友好的相处不行吗?”

青年的身前,站着一名白发男子。白色的西装搭配着黑色的内衬显得十分扎眼。再加上一头几乎快要垂到地面的白色长发,使他显得更加引人注目。只可惜,这里只有青年和他两个人在。

 

“区区预备学科,谈什么友好相处!”

“别这么说嘛,狛枝凪斗。我可是对你相当感兴趣的。”

一步步走近靠墙坐在地上的青年,随后蹲下身,伸出手像对待一件艺术品般抚摸着狛枝白皙水嫩的脸颊。

 

“比如说这里,这里,还有这里。”

手指描摹着青年身体迷人的轮廓,神座出流眯起眼睛,略带笑意地看着青年愤怒的神情。

 

就连生起气来都是这么地吸引人,真不愧是自己看中的人呢。

 

下一刻,撩起青年的衬衣,手滑了进去。

“你要做什么…唔!”

话还没说完,神座就拧上了青年胸前的一点。

 

“原来如此,原来捏这里你会有这样的反应啊。”神座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随后充满兴趣地用拇指和食指开始揉捏起来。

 

“住手!别碰我!”

狛枝扭动着身体想要躲避神座在自己身前的手,无奈身后一堵冰冷的墙堵住了所有的退路。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从胸前传来,如同电流窜过般让人难以忍受。

 

根本不听青年的话,神座自顾自地玩弄着狛枝的乳头,看着狛枝胸前那颗漂亮的果实逐渐变得越发鲜红硬挺起来。余光中,神座无意瞥到了狛枝两腿之间,逐渐鼓起来的部分。

 

轻蔑地一笑,神座停止了手上的动作,转而饶有兴趣地开始打量着狛枝的胯部。

真是太有趣了,狛枝凪斗。明明表现的那样抗拒,但是身体却对自己动作的反应如此之大,不如说光是被玩弄乳首就能勃起真是太敏感了呢。愉悦感和止不住往外冒的兴奋催促着神座更多地探索这具身体。

 

“喂,停下!”

腰间的皮带被对方解了下来,不用说也知道对方接下来想要做什么。心中被说不出的恐惧所占据,狛枝慌张地踢踹着想要阻止对方的行动,却被对方有力的手一把拽住脚踝。

 

“别乱动,之后会让你舒服的。”

脱下了狛枝的外裤,神座的手摁在狛枝的胯部上,隔着布料开始没轻没重地按摩着青年已经有抬头趋势的分身。

那里第一次被除了自己以外的人碰触,仿佛过电般的快感让狛枝的全身都不受控制地战栗起来。

“放手…哈啊…啊…”

抗拒的话只会引来截然相反的效果,神座加重了手中的力道,冰蓝色的眸子眯起来,神座笑着观察着身前青年的一举一动。

 

觉得差不多的时候,神座抬起手,随后猛地将狛枝的内裤脱了下来,已经充血挺立的分身骤然出现在眼前,最私密的地方被人看光的耻辱感让狛枝咬紧了牙关。充斥着些许雾气的双眸恶狠狠地瞪着神座出流,但这非但没有什么杀伤力,反而让神座变得更加亢奋起来。

 

灵活地手指握住狛枝的玉茎开始从根部一直按摩到顶尖,指尖恶劣地探入铃口的缝隙中摩挲着前段的小洞。

 

“停…停下…啊…啊!”

性器被男人无情地玩弄着,一波又一波的快感袭来冲击着头脑。神座出流,绝对要杀了你。

 

狛枝凪斗和神座出流的初次见面就是前一天发生的事情。当时神座出流穿着预备学科的衣服偶然撞见了穿着着本科生校服的狛枝凪斗。黑色的卷发在微风中飘荡着,血色的双眸中透露出一股不可一世的骄傲。他的周身散发着一股不容他人接近的高傲气质,只是擦肩而过,就让神座感到无比的新奇。

 

手不由自主地搭上对方的肩膀,将他扳了过来。红色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惊讶,随之就被不悦所替代。

“你好,我叫神座出流,你叫什么名字。”

无视他眼中的不悦,神座友好地询问着跟前青年的名字。

 

“别碰我,肮脏的预备学科。”

拍掉神座搭在他肩膀上的手,狛枝瞪了一眼神座笑嘻嘻地脸,随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对方还真是十分地高傲呢。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制服,神座并没有生气,反而更加对青年感兴趣。运用超高校级的能力,神座轻而易举地在电脑上查到了狛枝的各种资料,于是在当天晚上,神座便潜入狛枝的宿舍,将他带到了学校不为人知地地下室,并将他的双手禁锢了起来。

 

“被预备学科玩弄什么的,才不要!”

“哦?那现在被我这个预备学科咿咿呀呀弄到射精的是谁呢?”

神座加快了手中撸动的速度,不用一会儿,狛枝就到达了高潮。浓稠地精液射出,弄脏了两人的衣物。

 

“真是粘稠呢。难道你好久都没做过了吗?”

舔着手掌上残留的精液,神座好奇地盯着狛枝,期待他之后会有什么反应。

 

“少废话,你个变态预备学科,这下你该满意了吧?快把我放开!”

狛枝喘息着,脸上还带着余韵的潮红。他晃动着双手,示意神座赶快解开。

 

“满意?你在说什么?”

神座有些惊讶地看着狛枝,随即又露出了恍然大悟地表情。

 

“你该不会认为只有你舒服了就行了吧?对你身体的探索还没有结束呢。”

“?!”

狛枝有些吃惊地望着神座。有些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但是脊背一阵凉意袭来,狛枝本能地感到不安起来。

 

“你还真是什么都不明白呢。生理卫生课难道没好好上过?”

手再度滑入狛枝的两腿之间,指尖在狛枝的后面徘徊着,并且时不时地轻触后穴的入口。

 

“哈啊!你…你要做什么!”

狛枝惊恐地看着身前的白发男人。

不要,好恶心!他为什么要碰那里,难道…狛枝不敢想象下去。

 

“你说为什么呢?能进入的洞也只有那里了吧。”说完,神座便毫不留情地戳了进去。

 

“哈啊!”异物猛然进入身体的不适让狛枝全身都绷紧了,后穴收缩着排挤着异物的入侵,但这样做只能将神座的手指夹得更紧。

 

“拔出去!啊…”

“不进行好好地扩张,呆会儿疼的可是你自己哦。”

手指更加深入,一点点地开拓着这片未曾有人到达过的处女地。

 

好难受,好恶心,胃里在翻滚着。强忍着呕吐感,狛枝飞速地思索着男人话中的意思。随后一瞬间便明白了男人指的是什么的狛枝开始了新一轮的挣扎。

 

被预备学科侵犯什么的,被眼前的男人进入身体什么的,别开玩笑了!

 

“看来,你喜欢玩激烈一点的啊。”

神座又加了两根手指进去,同时并搅动起来。狛枝的体内十分的柔软,有些被这触感惊艳到的神座俯下身去,仔细地观察着那小小的洞口。被撑开的嫩肉露出了粉色的内里,神座抽插着手指,愉快地看着后穴的内壁翻进翻出。

 

“别看…那里…啊!”被别人而且还是预备学科这样盯住私处猛瞧的耻辱感令狛枝想要并上腿,但却因为神座的存在而无法合拢。

 

觉得差不多后,神座抽出了指头,指尖连带出的肠液在空中拉出一道晶莹的银丝。神座笑了笑,随后拉开了自己裤子的拉链。

 

已经勃起的性器从内裤中弹了出来,散发着咄咄逼人的气息。自己就要被那根粗大的东西侵犯了么。愤恨地看着神座架起自己的腿,后穴有什么又硬又烫的东西抵在那里。

下一刻,粗硬的东西挤了进来。

 

“哈啊!!!”

虽然之前有进行过扩张,但是这比手指要粗上几倍的东西插进来的撕裂般的痛楚仍旧让狛枝忍不住尖叫起来。有如人鱼的尾鳍被活生生地撕开,神座的性器像木楔一样钉入了自己的体内,压抑已久的泪水夺眶而出,狛枝有生以来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绝望。

 

“拔出来…啊…混蛋…”

“不可能,请忍耐一下嘛~”神座这样说着的同时,开始前后动起腰来。

狛枝的体内实在是过于温暖和舒适,内壁紧紧地包裹着自己的性器。强忍着一把将他压在墙上肆意地操弄的冲动,神座满满地动着腰,一点点地插入狛枝的身体。

 

注视着神座一寸寸地将他的分身推入自己的体内,狛枝想要阻止却又无可奈何。终于,神座的性器完美地与狛枝的身体连在了一起。深深地吸了口气,随后神座便开始抽插起来。

 

“怎么样?被你最讨厌的预备学科侵犯的感觉?”

神座故意地撞了一下狛枝脆弱的内里,对上他失焦的双眼面带笑意兴奋地问道。

“拔…拔出来…”

五脏六腑仿佛被男人撞碎般都在悲鸣着,狛枝像只受伤的小兽般,呻吟声断断续续地从嘴中溢出。雾气覆盖了狛枝红色的眼眸,透过水雾看见的是男人那张仿佛永远在笑着的嘴脸。

 

“啊!嗯啊!”

下一刻,狛枝突然不受控制地叫了起来。

当神座顶到某一个位置的时候,狛枝猛地睁大了双眼,同时后穴猛然骤缩,加紧了神座的肉棒。

 

这是什么感觉…和之前的恶心感截然不同,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全新感觉骤然窜遍全身,刺激着每一根神经。这是一种比射精还要强烈百倍的快感,一种令狛枝快要抓狂的快感。

 

清楚自己顶到哪里的神座嘴角上扬,勾起一抹微笑,随后便用力朝那一点发起强烈的进攻。

 

“不,不要,停…停下来!啊!”

每一次龟头摩擦过那一点,都带来对于这具身体来说过于强烈的快感。

 

迷离失焦的双眼氤氲出更多的水雾,脸上已经完全染上了情欲的色彩。目视到这一切的神座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个好主意。稍稍停下了抽插的动作,神座将手伸入了裤兜中。

 

“真是好表情呢。”

“不要…不要…”

 

狛枝无力地挣扎着,绝望地看着神座拿出手机,对着自己的脸摁下了快门。闪光灯刺痛了狛枝的双眼,神座一脸兴奋地在狛枝面前举起手机,强迫他看里面刚刚照好的照片。

 

“瞧瞧,真的是很棒的表情呢。”

发亮的屏幕中,狛枝看见了自己。被情欲弄得错乱不堪地淫乱表情,被男人弄得乱七八糟的身体,这真的是自己么…

 

“…不要…”

“如果把这张照片公布到网上,并打上希望之峰学园的学生狛枝凪斗,大家今后会怎么看你呢。哈哈,想着都觉得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