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狛】Love In Hotel/前篇

三天前,学校的天台上。

 

“日向学长,请收下这个。”

从高一年级的苗木手中接过抽奖券的时候,日向一头雾水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他知道苗木前一天在商店街抽奖抽到特等奖的事情,但是无论如何他也想不到为什么这张奖券会被送到自己手上。

 

苗木眯起眼睛,仿佛知晓了一切般解释道。

“这是情侣券,日向学长不是一直想追狛枝学长吗?”

学弟灿烂的笑容仿佛春天的一抹阳光,照得他有点头晕。于是,在晕头转向中日向道了谢,然后顺利地邀请狛枝来了一次为期整个周末的旅行。

 

…本来应该是这样没错。

 

“为什么巴士会在中途抛锚而且为什么会突然下起暴雨啊?!”坐在抛锚的巴士里,日向懊恼地抱怨道。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啦,不如说和我这样的垃圾虫出来就要做好这样的准备呢,日向君。”

凝望着窗外下起的瓢泼大雨,狛枝无奈地笑着说道。

 

现在正值秋季,又临近傍晚,一丝寒意悄然无声地钻入了车内。抛锚的车没有暖气,再加上下雨,使得车内变的更加寒冷,看着身边的狛枝瘦弱的身板和单薄的衣服,日向不仅担忧起来。四周一片荒郊野岭也不像是有住处的样子,等等,不对。视野扫过之处,有一家旅馆屹立在树林之中。这家旅馆看上去有些古旧,灰褐色的外墙以及欧式的古典装潢让这家旅馆看上去颇有种欧洲城堡的感觉,盘踞在墙上的植物更是为其添加了一份神秘感。虽然看上去有些可疑,但是就住一晚应该也没什么问题吧。

 

于是和狛枝商量,得到对方欣然同意的日向便扛着行李,和狛枝一起在雨中狂奔到那家旅馆。

 

“欢迎光临~”店内柜台内,一位戴着有些搞笑的圆眼镜的可爱短发女性向两人打着招呼。

“请问是两位么?”上下打量了一下淋湿的两人,女老板突然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是的,就住一晚上,麻烦您了。”

“好的,我明白了。”

女老板从柜台中拿出钥匙交给日向。

“房间号是419,祝两位过的愉快。”

 

“日向君,你不觉得刚才那位姐姐笑的有点诡异么?”

“好像是有点诡异…”回忆起刚才藏在冰冷的镜片后面那双含笑的眼睛,日向确实觉得有点不自在。不过没关系,能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找到一家旅馆已经很幸运了,谁还要去管老板娘的笑容诡不诡异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呢。

 

到了房间门口,日向用钥匙打开门后,和狛枝一起走了进去。

然而就在日向环顾了一下整个房间内部后,他顿时有种想拉着狛枝走人的冲动。温馨的屋室内,一张king size的大床横在二人面前,浴室和卧室只有一墙之隔,但问题是这面墙是一种名为二氧化硅的材料制成的,在洗脸台的上面还贴心的准备了一个上面写着“请放心使用”的小盒子,里面整齐地排列着一包包避孕套。不管怎么看这都是为情侣准备的房间吧。

 

想起刚才老板娘意味不明的微笑,原来是把自己和狛枝当成了情侣。虽然很开心老板娘有这份心,但是自己和狛枝真的还没有发展到这种地步啊。

 

“狛枝,你等一下,我马上回来。”面对着同样一脸尴尬的狛枝,日向冲出了房间。

 

“对不起,我们想换个房间。”将钥匙递给柜台的小姐,日向创脸红的说道。

老板娘眼镜的镜片闪过一丝寒光,遮住了镜片后面的双眼。

“对不起,我们只剩下那种型号的房间了。”低声地说着抱歉的话,老板娘将钥匙退还给了日向。

 

这个女人绝对是在骗人。但是又不好意思在说什么,并且和狛枝共睡一张床什么的是自己梦寐以求的事情啊,日向拿着钥匙返回了房间。

 

狛枝正坐在king size的双人大床上发呆,看到日向回来后,狛枝便站起来询问起换房间的事情。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呢,日向君就和我这样的垃圾将就一晚上吧,要是日向君不愿意的话,我就去再开一个房间…”

 

“不用了。”我怎么可能不愿意啊。日向故作矜持地极力掩盖住快要笑开花的内心转过身对狛枝说道。

“狛枝你先去洗澡吧。”看到狛枝浑身上下湿漉漉的,不禁有些担心狛枝会因为这个而感冒的日向抓起狛枝的手将他从床上拽起来,把他推搡进了浴室。

 

“诶?等等...日向君…”浴室的墙是透明的诶!后半句话还没说完,狛枝就被日向推进了浴室,关上了门。

 

要当着日向君的面洗澡么…好羞耻啊…虽然同样身为男性,但是狛枝从来没有在别人面前脱光过。

如今要在自己的好友面前洗澡什么的,真的有点做不到啊。吞了口唾液,狛枝抬起头,直视着那面透明的墙。墙的另一边,日向创正坐在床边。感觉到狛枝投过来的无助的目光,瞬间明白了什么的日向绅士地扭过头,换了个坐姿背对着狛枝。

 

日向君...狛枝感激地在心里默念了一遍日向的名字,随后便放心大胆地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外套,衬衣,外裤,内裤。一件件地将衣服叠好放进旁边的篮子里,狛枝走进了淋浴间。

打开开关,温热的水淋在身上,轻轻敲打着狛枝白嫩的肌肤。狛枝用手拨弄着自己的头发,让水将身体完全浸湿。

 

听到水声的日向开始变的不淡定起来。水声响起也就意味着狛枝开始洗澡了。现在,此刻,在自己身后,就是狛枝的裸体。自己到底应不应该回头昧着良心偷偷搂一眼狛枝呢。不行不行,看的话狛枝肯定会不高兴,到时候可能连朋友都做不成了,但是不看的话,又觉得太可惜了。怎么办…怎么办…日向揪住自己的头发,抓狂般撕扯着。然而,就在这时,一阵敲门声打断了日向的思绪。

 

走到入口处,日向打开了屋门。

“您好,这是我们这里免费赠送的饮料。”

刚才才见过面的女老板端着两杯饮料站在门前。

“哦,谢谢。”顺手接过老板娘手中的饮料,日向道了谢,随后将一杯放在床头边,喝起了手中的另一杯。一丝甜味晕染在舌尖,这是什么饮料?看着被子中呈淡粉色的液体,日向好奇地想到。

算了,管他是什么呢,一仰头,日向将杯子中的液体一饮而尽。

 

似乎有些热呢。在等待狛枝洗澡的过程中,日向将领带向下拽了拽,让领口微微敞开。走到墙边,将窗户稍稍打开,雨已经变小了很多,日向可以清晰地闻到雨后特有的湿润泥土的气味。日向呆呆地望着窗外。自己是真心喜欢狛枝啊,自从见到他的第一刻起,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就让日向认定了狛枝就是自己生命中的另一半。可是,一年过去了,自己和他的进展几乎是微乎其微,狛枝似乎只是把自己当成了好朋友对待,根本就没有往那方面想过。唉,原本希望这次出去游玩能够给自己和他带来什么进展,看来似乎也泡汤了。

 

“日向君,我洗好了哦~”

回过头,氤氲的水汽中,是狛枝若隐若现的白嫩身体。完全没有自觉的狛枝只穿着内裤和衬衣走了出来。白皙纤细的腿就明晃晃地露在外面,好像在勾引着什么人将它分开架在肩头,衬衣的领口开得恰到好处,玲珑凸凹的锁骨一清二楚地展现在自己眼前。水珠沿着发梢滴落,狛枝脸上带着沐浴后留下的淡淡红晕,边用浴巾擦着头发边微笑着走近自己。

 

神啊,他怎么会这么漂亮,这么诱人啊。

 

“日向君,怎么了吗?”意识到日向创此刻好像有些不对劲,狛枝关切地问到。

“没,没什么。对了,这是老板娘送的饮料,你要不要喝一点?”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变的越发的火热的日向赶忙掩盖住自己的失态,将另一杯饮林递给狛枝。

 

“谢谢日向君。”接过日向递过来的杯子,狛枝小心地轻啜了一口,随后便在床上坐了下来。

 

怎么办,身体好像越来越热了诶。

日向有些迷茫地看着坐在自己身旁的狛枝。

好想看见他清秀的颜染上情欲的色彩后会是怎样一副景象,好想触摸他仿佛吹弹可破的白皙又光洁的皮肤试试看究竟是什么手感,好想进入他的身体和他融为一体。

 

!?

等等,我都在想些什么啊!

觉得小腹像是有一团火在燃烧,日向赶忙收回自己停留在狛枝身上的视线。

 

但是,真的好想侵犯他。身体里仿佛有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在急剧膨胀。欲望的火焰愈烧愈旺,紧绷的神经一触即发。光是嗅到狛枝身上那股淡淡的香味,日向就已经开始坐立不安起来。下体好像起了某种非常糟糕的反应,日向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勃起了。

 

“怎么了,日向君,你的脸好红啊。”

边说着狛枝边放下手中的杯子,用手抚上了日向的额头,一脸担忧地看着日向。

然而,狛枝的举动就像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理智彻底崩坏。

 

诶?

下一刻,当狛枝恢复意识的时候,他已经被日向压在了身下。

 

双腕被日向的手攥着压在头的两侧,日向的膝盖分开自己的双腿抵在自己的胯部。

一丝不安攀上心头,不知道日向想要做什么的狛枝不安地扭动着身体。

“日向君?”狛枝小心轻声地呼唤着压在身上的人的名字,日向低着头,脸颊藏在阴影当中让人无法看清他此时的表情。

 

“日向君,你要做...唔!?”话只说了一半就被日向用唇堵在了嘴里。日向粗暴地吻上了狛枝薄嫩的唇,舌头灵巧地滑入对方未来得及作出反应微微张启的嘴中,轻轻勾起对方本能地不断向后退缩的舌肆意舔舐起来。

 

”日向君!“狛枝曲起腿,一脚踹上了日向创的腹部。没有想到狛枝会反抗地如此厉害的日向身体向后倾倒,随后便整个人跌下了床。

揉揉磕到地上的脑袋,日向有些不悦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此刻狛枝像一只受惊的小动物般,双腿弯曲膝盖并拢,衣着凌乱依靠着床头坐在床上喘息着警惕地看着自己。

 

现在的日向就如同醉酒般,头脑不是很清醒。下腹越加灼热,膨胀起来的分身已经将裤裆顶起,狛枝楚楚可怜的模样非但不能引起日向的一丝丝怜悯,反而更让他欲火中烧。好想狠狠地将他摁倒在床上,撕去他的衣物,将他吃干抹净,贯穿他羸弱的身体,将他蹂躏得不成样子。

反抗又能怎样,反抗只能换来更加残酷的对待!

 

日向默不作声地站了起来,在狛枝惊讶地注视下,他扯下了自己的领带,随后像猛兽一样扑了上去,将狛枝的手腕捆绑起来固定在床头。然后一把扯下狛枝的内裤,在对方的瞪视下毫不怜惜地插了一根手指头进去。

 

“哈啊!”根本就想不到对方会这样做的狛枝惊恐地扭摆着腰肢排斥着对方手指的深入。

这是什么,不要不要,好恶心!日向君,你到底要做什么。

“日向君,停,停下!哈啊!”

衬衣被日向掀开,日向像一只发情的公狗一样用舌头贪婪地舔着狛枝白皙光洁的胸脯,同时咬上了狛枝粉嫩的乳头。

 

“不要!...日向君…求求你停下来…啊…”

所及之处,尽是津液留下的晶莹水迹。被唾液浸湿的乳头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更加红润诱人,日向用舌尖来回拨弄这小巧的乳尖,同时又像婴儿般用整个唇包裹吮吸着狛枝的乳头。

过电般的感觉从被玩弄的部位传来,这是除了自己以外第一次被别人碰触的地方。头脑和身体都被恐惧所支配,就算被歹徒拿着刀抵住喉咙也没有现在所经历的能让自己更加恐惧。

插在后面的手指由一根逐渐增加为三根。后面被强硬地撑开,手指在里面放肆地搅动着。

在性方面经验为零的狛枝根本就没想到那种地方居然还可以用来干这个。体内被插入异物的不适感让狛枝有一种想呕吐的感觉。

 

此刻的狛枝就像一只躺在案板上的小绵羊,任人宰割。双手被绑在床头不能动弹,身体被日向完全压制住,一切挣扎都只是徒劳。内心已经完全被恐惧所占据,内里被手指一寸寸分开的奇妙感觉让狛枝全身止不住地颤抖着。

 

等到扩张进行的差不多了,日向抽出手指恶意地将手伸到狛枝面前。食指和中指张开连带出的肠液在两指之间牵扯出一道晶莹的银丝。狛枝咬紧牙关羞耻地撇过头去,余光中日向色气地用舌头舔去指尖上的欲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