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吉】Love Hotel

“所以说这也是谎言哦~”

将最原压在床上,两人之间的距离几乎近在咫尺,王马小吉像往常那样将食指抵在嘴前,微笑着说。

好近…这鼻息可闻的距离不禁让最原终一吞了口口水。

“不过这次的游戏很好玩哦,下次我会准备更棒更刺激的游戏哦。”

爬起身,王马小吉跳下柔软宽大的双人床,朝最原挥挥手。

 

“我很开心哦,最原酱,那么下次再见吧。”

边说着,王马边准备朝门口跑去。

 

“等一下,王马君!”

下意识地伸出手抓住了王马的胳膊,最原几乎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将王马拽了回来。

“疼…最原酱你想干什么?”

手臂上突如其来的一股力道让王马小吉一个重心不稳,整个人摔在了最原的身上。

揉揉头,映入视野的是最原微微泛红的脸颊。

 

王马想是意识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般,嘴角再度翘起。

“最原酱,你还想做什么呢?”

“是不是想把我绑起来,对我做一些粗暴的事情呢?”

膝盖顺着腿缝一路向上,轻轻触了触最原终一两腿之间的私密部位,王马小吉一脸邪恶的笑容地俯下身,直视着最原的双眼。手抚上最原的脸颊,拇指的指腹轻轻抹过最原的唇。

“呐,最原酱,告诉我你想做什么呢?”

“难不成是想和我做爱?”眯起双眼,看着满面通红的最原,王马小吉正要嘲笑他并且说“这也是玩笑的”的时候,视野突然的翻转让这些话没有能够说出口。

 

“最原酱?”

“这可是王马君你说的。”

“诶?”

最原终一抽出自己的皮带,捉住了王马小吉的双手。

“请为自己说的话负责。”

 

双手被最原用皮带绑在一起固定在床头,现在的王马小吉只能像一直躺在案板上的小绵羊般手足无措地眼睁睁地看着最原一件件脱掉自己的衣物。

首先是围在脖颈上的黑白相间的方格围巾。一圈圈地解下后,白皙的颈部完全暴露在眼前分外撩人。

“最原酱,我是开玩笑的,帮我把手松开好不好?”

然而最原终一缄默不语,继续着手上的动作。墨绿色的刘海盖住了他的双眼,令人猜不透此刻他的所思所想。

王马小吉第一次感觉到了恐惧。

“呐,最原酱,游戏到此为止,住手好不好…哈嗯…”

语气里已经带上了一丝慌张,王马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再一次地求乞最原,然而最原却俯身压在王马的身上,吻上那雪白的颈窝同时手伸入下方,开始解着王马拘束服的扣子。

 

“哈啊…”

感受到最原那比自己体温要低的手滑入自己的衣服内在皮肤上乱摸的时候,王马控制不住自己不发出声音。怎么办,怎么办。前所未有的危机感攀上心头。胸脯,小腹,最原的手顺着腰部柔美的曲线一路向下滑动,最终停在了王马的两股之间。

 

臀部被最原隔着布料毫无经验地揉捏着,想要逃脱却又无路可逃。

“最原酱…拜托你…快停下!哈!”

“明明是王马君先引起的。”

“所以拜托你负责到最后好吗?”

最原喘息着,解开了身底下压着的人腰间的皮带。

随后,将外裤连同内裤一起扯了下来。

 

“不…不要看!”作为人类最私密的地方就这样毫无遮拦地暴露在他人眼前,王马小吉一下子慌了神。想要加紧的双腿却因为最原的存在而无法并拢,最原用手掰开王马的双腿,强行让羞耻的部位展现在自己眼前。

 

“诶多…应该是这样吧。”

平日里的冷静已经不复存在,现在最原的眼中充斥着欲望的火焰。

手指滑入臀缝,最终在粉色的穴口那里停了下来。指尖轻触正在微微翕动着仿佛在邀请自己进入的入口,最原能够明显能感觉到身下的人一阵震颤。

 

“不要,最原酱,你就放过我吧。”

然而最原终一根本不理会王马小吉的乞求,硬是插了一根手指进去。

“哈啊!”

体内被异物进入的不适感让王马小吉全身不断地颤抖着。

“拔…拔…出去,求求你了,最原酱!”

这是什么…好恶心!不要不要!

第一次知道被他人侵犯的恐惧,第一次尝到了被他人侵犯的滋味。

 

“这是对说谎的孩子的惩罚。”

最原又加了一根手指进去,一寸寸地开拓着这从未有人到达过的处女地。同时最原低下头,用嘴含住王马小吉胸前那粉嫩诱人的乳头,舌尖笨拙地上下挑逗着那逐渐充血挺立的乳尖。

 

过电般的快感流窜全身,后面被手指所侵犯,身前又被最原吃的死死的,身为超高校级的总统,被人这样左右还是有生以来第一回。眼角微微泛红,紫色的眼眸被水汽所包围,这次不再是假哭,而是真正地流出了眼泪。

 

等到扩张进行的差不多后,最原抽出手指。

“应该可以了吧。”

“诶?”

透过泪眼,王马小吉看着最原拉开裤子的拉链,已经肿胀硬挺的硕大从裤裆中弹了出来。

 

“不要…停下…”感受到炙热的东西抵在了自己后面,王马小吉惊恐地摇着头。

然而下一瞬间,他迎来的是毫不留情的侵入。

 

“哈啊!”紫色的眼眸骤然睁大,撕裂般的痛楚从下体传来。

“拔出去!拔出去啊!”

不同于手指的粗硬东西突然闯入,泪水夺眶而出,王马小吉的全身都在痉挛着,内壁抽搐着想要排斥异物的侵入,但是无形中却将最原的分身夹得更紧。

 

明明只是想逗最原玩一玩的,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这就是说谎的代价吗?那这代价未免也太大了吧…

啊!

 

完全不给王马小吉任何喘息的时间,最原便开始动了起来。

“哈啊…嗯…啊…”

一根粗大的东西插在后面,在自己体内横冲直撞。

这是…什么感觉?

起初的不适和疼痛似乎正在逐渐消失被令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所取代,以为这样的行为只会带来痛苦的王马小吉发现自己错了。当体内的某一个部位被顶到的时候,全身的细胞似乎都变得亢奋起来,一种直达脑洞的快感让意识逐渐消逝。

 

“最原酱!停下来!啊!”

尖利的叫声似乎染上了一种不一样的声调。

“我可以理解为这是谎言吗?”

看着自己身下的人被情欲弄得错乱不堪的脸,平日里苍白的皮肤此刻染上了一层情欲的色彩,有如紫水晶般透彻的眼眸里闪烁着不同寻常的光芒让人有一种想要犯罪的感觉。

 

看着王马小吉不断上下起伏的胸脯以及脸上流露出的痴态,最原忍不住握紧他那比女孩子还要纤细的腰肢,加重了冲撞的力度。

 

“啊…哈啊…最原酱!”

“王马君…”

感受到王马的内壁一阵紧缩,意识到两人都快要到达巅峰的最原做着最后的冲刺。

最终,白色的粘稠灌入甬道,喷溅在小腹上,两人一块到达了高潮。

 

“最讨厌最原酱了…”

在昏过去的最后一刻,王马小吉这样说道。

 

“这也…可以理解为是你的谎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