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王】春川魔姬拿错了药

距离春川离开这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解毒剂被王马小吉抢走并喝下。现在机库里一片死寂。百田解斗坐在地上闭上眼,任命般地等待着毒素在体内扩散,迎来自己的最后一刻。

然而,一阵脚步声响起,并朝他这边靠近。
“喂,把这个喝了吧。”
猛地睁开双眼,出现在面前的是王马小吉放大的颜。王马单膝跪在地上,手里拿着那瓶本该是空的解毒剂。

“你要做什么!”
百田惊讶地看着王马,对方一改平日戏谑的表情,脸上略微凝重的表情说明此时他并不是开玩笑。王马小吉并不像是会舍己救人的类型,更何况还是救曾经揍过他的百田解斗。这其中一定隐藏着什么目的。

“不做什么,就是想跟百田酱做一个交易而已。”说着,王马便将手中的解毒剂强行灌入了百田的嘴中。顺应本能,百田想把嘴中的药剂吐出来,但是一想到这是仅有一瓶的救命药水,便强迫自己吞了下去。

瓶中的液面一点点下降,解毒剂最终全部流入了百田的喉咙。王马小吉将空了的药瓶扔到一边,扶着墙壁慢慢地站起身。

百田解斗用袖口擦擦嘴,凝视着身上还插着两只箭的王马小吉,对方似乎很痛苦的样子,眉头紧皱,双腿也因为疼痛而打着颤,仿佛下一秒就支撑不住身体的重量。

“你这家伙到底有什么目的。”
百田撑起身子,一把扶住看起来随时会倒下的王马。好烫,当手接触到王马的身体时,百田在心里不由自主地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觉得不对劲的百田将王马的身体扳过来,使他面朝自己。方才没有血色的煞白面颊此刻染上了一层薄薄的病态的绯红,汗水从鬓角流下,那双紫色的眼睛仿佛在渴求着什么般湿润迷离地望着自己。

“好热…”
下一秒,王马小吉的身体向前倾去。几乎是下意识地反应,百田抱住了身前这具娇小的身躯。

“喂,到底怎么了。”
难道这是毒药扩散时的效果?说真的,自己好像也开始有点热了起来。明明喝了解毒药的说。

“别…别碰我,百田酱。”
明明都已经是一副站不稳的样子了,王马小吉却硬撑着推搡着百田的肩膀,想让百田松开怀抱。

“所以说,你到底怎么了!”
王马的举动非但没能让百田松手,反而让他把他抱的更紧。

与此同时,百田的体内突然像是燃起了一团火般,一股热度从身体内部逐渐扩散到四肢。糟糕…小腹以下的部位尤其的灼热。一种现在绝对不该有的念头从脑海中一闪而过。

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的百田吞了口口水。松了松胳膊。

“哈…哈啊…”耳畔传来了王马急促的呼吸声。这种声音放在平时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是现在听起来,却是那么的,那么的色情。

百田松开胳膊,用两手扶住王马的腰。好细…根本就不像一个男孩子的腰身。
王马的脸色变得更加潮红,清秀的眉因为痛苦而微微皱起,长长的睫毛低垂着,犹如水晶般的紫色双眸此刻像冬日的湖畔般晕染着一层令人心疼的雾霭。小巧的鼻梁下是一张一合吐息着灼气的樱唇。
这家伙原来有这么好看啊。
百田才意识到这是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观察王马。

“唔…好疼…”
身上还插着两只箭的王马要是没有百田的支撑,恐怕现在已经倒在地上了。
“等一下,我现在就帮你拔出来。”

百田稍稍屈下身体,让王马的下巴压在自己肩膀上,然后手握住插在他背后的那只箭上,随后猛地一拔。

本以为对方会像学级裁判时那样哭出来,但是对方意外地一声没吭。之后,百田又帮他将手臂上的箭拔了出来。

因为身高的关系,王马小吉就像个孩子一样乖乖地依靠着百田,温顺地像只绵羊。要是平时表现的有现在的十分之一,百田相信自己也不会这么讨厌他。

拔完箭,两人保持着这个姿势僵持了一会儿。尴尬接踵而至,王马又开始推搡着百田的肩膀。

好热,此刻被王马触碰的地方就像燃烧起来一样变得灼热。好想,好想…
下腹一阵肿胀。糟糕…在这种时候那里居然起了反应。百田下意识地撩起了王马的衣服下摆,手摸上了对方滚汤的皮肤。

“哈啊!”
猝不及防被百田摸了一把的王马发出一声惊呼,随后便更加用力地推斥着百田。
这家伙,怎么会发出这么对下边来劲的声音啊。不理会王马的反应,百田尝试性地向上摸去。这家伙的皮肤真细啊。仿佛在摸丝绸般的手感让百田更加放肆地摸了起来。

“百田…酱…住手哈啊!”
胸前的脆弱被百田一把拧住,来回揉搓。
乳尖在百田的指腹间来回摩擦,过于诡异的感觉让王马难以控制地蜷缩起身体。

双腿柔嫩的内侧皮肤在难解的欲望驱使下不断地交替搓蹭着,直到一只温热的大手强行阻隔了腿间的动作。略高的温度让王马的身体猛地颤抖一下,紧接着他的两腿发力,紧紧地夹住了那只手。

“百田酱…你要做什么…”
王马惊恐地瞪大了双眼。紫色的眸子中难得流露出惊慌的色彩。这不是装出来的,而是发自内心的恐惧。对于眼前这个陌生的百田的恐惧,对于接下来未知的恐惧。

百田用行动代替了言语。他开始隔着布料没轻没重地揉捻着王马的下体。
“哈啊…嗯啊…住手!”
被他人掌握主权的感觉是那么地糟糕,但是王马已经没有力气去反抗了。背部和手臂上的伤都在隐隐作痛,伤口的痛和下体传来的快感交织在一起冲击着头脑。

“百田…!”因为过于恐慌,连平日里的惯用称呼都已经忘记了。王马扭动着身子,想从百田的桎梏中挣脱出来,却反而被对方抱的更紧。
“王马,别乱动。”
一手钳住王马纤细的腰肢,另一只手绕到他的后面,手指勾住外裤和内裤向下拉扯。

“不要!”不知从哪里迸发出一股力气,王马一瞬间用力推开了百田,随后他的身体向后倾倒,狠狠地摔在了地上。伤口因为撞击的关系,渗出了更多的血液。顾不了那么多的王马翻过身,向远离百田的方向爬去。

“可恶…”被推倒坐在地上的百田被彻底激怒了。抓住王马的脚踝,把他拉向自己这边。欺身将他压在身下。扯过王马脖颈上黑白相间的格子围巾,用围巾牢牢地将王马小吉的双腕固定在头顶。

此刻的王马小吉仰躺在百田的身下。紫色的大眼睛失去了平时的冷静,恶狠狠地瞪着压在身上的百田。

“别闹了,百田酱,快帮我解开啦。”
明明慌乱的不行却硬是装出一副镇静的样子。百田不禁在心里嘲笑起对方的自不量力。百田解斗永远忘不了当他脱下王马小吉的外裤连同内裤的时候,对方那张精致的脸上露出的混合着愤怒、惊恐和诧异的表情。这不禁让百田期待起接下来进入他时,对方又会流露出怎样精彩的表情呢。

随着裤子被退去,作为人最隐私的部位和白嫩修长的双腿全部暴露在百田的视线下。
“什么嘛,原来有好好地长着嘛。”握住眼前稚嫩的性器,百田开始上下撸动起来。指尖熟练地玩弄着铃口的部位,时不时地摩擦前段的小孔。
“停下!百田酱,哈…啊…”

衣服被撩了起来,百田亲吻着对方诱人的锁骨和脖颈,随后向下移动,一口咬住了王马樱粉色的乳尖。

“唔…啊!”
身上敏感的地方都在被百田玩弄着,王马小吉有生以来第一次陷入这么被动的状态。疼痛伴随着快感一波波地侵袭着头脑。比起疼痛,更让王马不能接受的便是那愈加强烈的快感。无论是从自尊心的角度还是作为恶之总统的高傲来说,这种快感都是一种对自身的极大侮辱。

“百田酱,玩笑开到这里就适可而止吧…我已经…哈啊!”
王马小吉能够明显感觉到百田的手指进入了他的体内。
不要…好恶心!
扭动着身体,王马再度奋力反抗着。双腿想要并拢却因为百田的存在而无法合拢。

再度加进去一根手指,百田一点点地开发着这块未经人事的处女地。穴道又热又紧,内壁的嫩肉紧紧地包裹着手指。

真紧啊。
百田不禁在心里感叹道。

“百…田酱…求你了…拔出来…”
已经语不成句的王马低声哀求着百田。要是换做平日里的百田也许就会真的住手,但现在的百田却丝毫不予理会,反而更加放肆地向更深的地方探入。

待扩张得差不多时,百田抽出手指,连带出的肠液在昏暗的灯光下闪烁着。

透过模糊的视野,王马小吉看到了正在解皮带的百田解斗。

“不要…百田酱,求求你…”
王马做着最后的挣扎。
百田犹豫了。
并不是因为王马的乞求,而是如果真的和王马做了。那么不仅自己和王马之间的关系,就连自己和大家的关系都会变得一团糟。
但是…
身体里的欲火已经燃烧到一发不可收拾的程度,眼下是妖精般诱人的少年,他在颤抖,在战栗,这不禁更加激起了自己的征服欲和嗜虐欲。想要贯穿他,想要占有他,想要在他身上刻下只属于自己的印记。

百田不清楚此刻对王马小吉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但是,现在唯一想做的,能做的就是侵犯他。

“啊!”
随着一声凄厉的尖叫,巨大的性器挺入了王马的体内。
有如一根粗大的木楔钉入身体般,比被十字弓射中还要尖锐的痛让全身都不由自主地痉挛着。生理性的泪水身不由己地从脸颊滑落,这回不是平日里的假哭,而是真的哭了。

察觉到王马真的被自己弄哭了的百田有些愧疚。就算对方是那个王马小吉,把对方弄哭了还是会觉得内疚。放慢了进入的步伐,不怎么会温柔对待他人的百田俯下身,安慰般亲吻着王马的面颊。

“别哭了…”
“疼…拔出去…!”
“不可能…”
腰部再次用力,将整根没入王马雪白的臀部。

“呀啊!”
更多的眼泪夺眶而出,疼痛感愈加明显。
没等王马适应,百田就开始抽插起来。

“百田酱!不…要…停…停下啊哈!”
手钳住王马的膝弯,百田大力地抽送着,每一次都顶到最深最热的地方。好舒服,感叹于王马带给自己的至高无上的快感,百田不由自主地加快了频率。当撞击到一块部位时,王马猛地发出一声尖叫,后穴紧紧地绞住了百田的性器。

“唔啊!”
前列腺被顶撞到的王马仿佛弹簧一般整个人从地上弹起来,过度的刺激让他不由自主地用力收紧四肢,拼命一般地挂在百田身上。

百田本能的明白了自己撞到了什么地方,没有因为惊慌而收手,而是被胜利般的情感冲昏了头脑,他更加用力地冲撞起来。
一次又一次的撞击猛烈得仿佛要将他整个人生捣碎一般,遵从自己本能的百田如同一只野兽般,在王马的身上发泄出全部的欲望,直到那股滚烫的感觉随着什么移出体外,全部射在了王马的体内。
而王马也到达了巅峰。

与此同时,理智回归。
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的百田一瞬间慌了神。自己强行侵犯了王马小吉。在他身上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
慌慌张张地从王马身体里退出来。
对方失神地望着自己,身上尽是欢爱后留下的痕迹。精液缓缓地从后穴中流淌出来,刺痛了百田的双眼。

“怎么了,百田酱?”
方才的样子一瞬间消失,王马小吉又换回了平日里的戏谑。
“莫非百田酱的童贞被我收下了?”
你的童贞不也一样被我收下了么,在心里默默吐槽的百田没有理会王马。

“尼嘻嘻。”
“百田酱一定恨我恨得要死吧。”
“可以哟。我给百田酱一个杀死我的机会。”

“王马,你要和我一起活下去。”
“哈?”

“你要和我一起活下去!”
“这算什么…”

王马小吉用手臂遮住眼睛,扯出一丝笑容。
“百田酱明明就很想杀死我呀。为什么要说想和我一起活下去这种谎呢。”

“所以说老子没有在说谎!你,王马小吉,需要和我,百田解斗一起活下去!”
“我会对你负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