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狛】Love In Hotel/后篇

“ 居然流了这么多。”连润滑都可以省掉了。日向品尝着手指上的液体,愉悦地打量着身下狛枝羞红了的脸颊。原本白皙的脸庞此刻染上了一层诱惑的淡粉显得更为楚楚动人。

 

“放…放开我,日向君!”狛枝徒劳地扭动着身体。被绑在栏杆上的手腕磨出了一道道红痕,火辣辣地疼着。想要合拢双腿遮住那身为人最私密的地方,却被对方摁住膝盖,强硬地掰了开来。

 

托起狛枝的臀部,让他的后穴彻底暴露在自己的视线之中。

半勃起的性器之下,粉嫩的小穴似乎在期待着某样巨物的进入般微微颤抖着。

经过刚才的扩张,原本连挤进一根手指都很困难,从未被开发过的后面已经变得相当柔软。是不是已经可以插进去了?

“你不是也很兴奋么。”钳住狛枝雪白的腿,将其架在自己的肩膀上,日向欺身压了上去,舌头舔着狛枝纤细的脖颈,同时手捏了一下他的乳头。

 

“哈!”胸前突如其来的疼痛让狛枝发出一声惊呼。

“日向君?”

惊恐地看着日向创解开皮带拉下裤间的拉链,狛枝感觉到了有什么又烫又硬的东西抵在了自己的后面。

“不要…求你…”意识到之后会被怎样对待的狛枝做着最后的挣扎。

“这种事情,应该和女孩子…哈啊!”

 

比手指粗了几倍的性器猛的插入了一半。

毫无征兆的单刀直入让狛枝全身不住地痉挛着。仿佛人鱼的尾鳍被活生生地撕成了两半,撕裂般的痛楚从下体传来。想必日向也没跟别人做过,不懂得这样做会给狛枝带来多大的痛苦。

“疼!日向君!”泪水从泛红的眼角溢出,狛枝像触电般猛的弓起腰背随后又像所有的力气被抽离了一般重重的摔在了床上。被绑在床头的手紧紧地攥成拳,指甲因为用力过度而变得苍白。

 

“拔…出来…啊!”

“狛枝,放松点。”

欲火中烧的日向此时此刻只想着要全部进入狛枝的身体。柔软的内壁温柔紧致地包裹着下体的舒爽感觉令日向忘却了一切。理智什么的早已抛到九霄云外,剩下的只是野兽般最原始的欲望。想要贯穿他,蹂躏他,将他干到头脑发僵不能思考。

 

扳住狛枝的大腿将他的身体向自己这边拉扯,日向逐步推进直到整根都没入狛枝的体内。“哈!啊!日向君,拔出来啊!”

臀部被抬起的高度正好能让狛枝看见交合处的景象。

“已经全部进去了哦。”好棒,内壁一抖一抖的,后穴在抽搐。

后面被填的满满的胀腹感加上被强行侵入的疼痛感让更多的泪水沿着脸颊下滑。被欺负到哭泣的模样也是那么的动人心魄。

“日向君,如果我做错了什么的话我道歉,求你…求你拔出去!”

带着懦弱哭腔的声音回荡在房间中,狛枝抽泣着,恳求着日向。

 

自己一定是做错了什么才会惹得日向君这样对待自己吧。

这样想着的狛枝抱着一丝希望等待着日向的反应。然而回应他的却是深深的绝望。

日向没有说话,而是迫不及待地开始进出狛枝的身体。

 

“日向…君?哈啊!”

巨大的性器开始在身体里横冲直撞,每一次冲撞都仿佛要撞碎这具身体般凶狠。

肠壁摩擦下体带来的至高无上的快感是平时自己解决所不能比拟的。更何况此时做爱的对象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人。生理上和心理上的双重满足感彻底让日向沦陷,沉浸在情欲的漩涡中不可自拔。

 

“日向君!快停下!”异物出入身体的感觉着实让狛枝感到恶心。五脏六腑翻江倒海。

害怕,恐惧,惊慌失措。

想要逃走却又无路可逃。

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日向创,是狛枝凪斗最重要的朋友。愿意跟蛆虫一样低贱的自己搭话,愿意接近如同垃圾般没用的自己。开学式上那个亲切地打着招呼的日向君,每天放学后在门口等待着的日向君,总是温柔地露出笑颜的日向君已然不复存在,现在自己正以极其屈辱的姿势躺在他的身下,承受着他一轮轮的侵犯。

 

日向并不给狛枝留出任何分神的机会。

前列腺应该是这里吧。

日向尝试性地朝某个部位狠狠地顶了一下。

“哈啊!嗯啊!”

无法控制住地浪叫出来。这真的是自己的声音么?

和刚才的感觉截然不同。一种从未有过的强烈快感席卷而来。在性方面经验为零的狛枝根本承受不住这般比射精还要强烈数十倍的快感。来不及咽下的津液顺着嘴角流下,方才萎靡的性器也有了抬头的趋势。

 

后穴猛然收缩把日向夹得更紧。眼前狛枝的表情变了。变得淫乱色情起来。视觉上的冲击加上触觉上的变化让日向变得更加亢奋起来。内心的征服欲得到极大满足的他更加卖力地朝那点发起进攻。

 

“日…日向君…我…啊!”

“停下!停下来啊!”

色情的喘息声夹杂在不成句的话中刺激着日向的耳膜。

“呐,狛枝,舒服吗?”

“日向…日向君,我,快要…哈啊!”

 

男性象征物已经变得坚挺起来,知道狛枝即将高潮的日向也加快了抽插的频率。

“啊!”

“唔。”

 

灼热一波波地打在敏感点上。烫的狛枝尖叫着也射了出来。粘稠的白灼从交合的地方喷涌而出,溅在了床单上。一瞬间,欲情仿佛也随着精液离开身体,理智重回大脑。

狛枝喘息着摊在床上,双眼仿佛失去了对焦的能力般无神地注视着自己。被绑在栏杆上的双腕被勒出了一道道血痕,脖颈锁骨前胸尽是狰狞的吻痕。无法好好合拢的双腿间更是惨不忍睹,俨然一副被凌辱后的凄惨模样。

 

“狛枝!我…”无法相信眼前的事实,日向慌张地从狛枝身体里退了出来。

“日向君…”

“对不起…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惹得你这么不高兴。”

“请你原谅我。”

狛枝看着一脸错愕的日向,一字一句地这样说道。

 

眼前一片模糊,日向连滚带爬地扑到床头,把禁锢着狛枝双手的领带解了开来。一把将狛枝抱入怀中。

“日向君…”

“对不起…狛枝!“

 

“日向君为什么要道歉。明明是我惹你生气了…”

一定是因为自己做错了什么,日向君才会这样对待我吧。就算如此,自己也不想失去日向君。自己最重要的朋友,最重要的人。不知道道歉的话日向君会不会原谅我呢。

 

“我一直都喜欢着你啊,狛枝!”

“诶?”烟绿色的眸子一瞬间不可思议地睁大。

日向君,你在说什么…

 

“就是因为太喜欢你了,所以根本无法好好控制住自己。结果以这么极端的方式占有了你。”骂我也好,打我也好,本以为就此会讨厌我的你却…

 

“日向君…我…”

本来以为对方已经讨厌自己讨厌到极点了,拼命想挽回这份友谊的自己此刻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日向君喜欢我,日向君说他喜欢我!而自己呢,对自己来说,日向君是最重要的人。也是最喜欢的人。

 

被勒出血痕的双手此刻仿佛感觉不到疼痛般抱紧了日向。

“我也喜欢日向君。”